好好堅持一下

剛剛有個朋友給了我小提醒,非常感謝她的提醒讓我可有機會談談-

或許是我這次離開台灣,離現在的台灣現實越遠。但我會覺得在台灣人找尋的感動實在太牽強了(關於對Tshirt設計議題所產生的感動相關性的不夠造成了大冷門嗎??)。

這邊我不得不說說在台灣社會”關懷圈”普遍存在所謂的消售技巧,不但要有賺人熱淚的悲情故事(例70歲老農獨立教養5孫子女-一般社會層次)不然就是勇敢監忍不跋追尋正義的勇敢。強裂的對於”捨身”的個人觀注大於”取義”這個動作本該有的去英雄化的原意。就像若是購買這個DIY T雪就是成就了什麼一般,行動不是單一的,而唯有再背後的意識形態上多作揣摩思考才是有效的實踐,不至泛於表像。所以我在此無意以吸引目光的感動或是高尚道德收買任何人。T雪很多設計很多是來自於革命文化,而就算有30年之久的圖樣,我們面對的社會依舊沒什麼太大的改變,比如說迫遷家園系列可從紐奧良講到查巴達,馬德裡跟著說到成田機場再轉到台灣或是日本。

而再來說到這個”交易”的行動上,雖然這個單單做Tshirt印刷的行動對於真正的改變商業本質的挑戰並不是太大,普通Tshirt來自於一般網上購買的百元綿T素材,來源多變,若是有意也不是不可考。不過就我探問至今的結果對於Tshirt的反剝削可能是”存在”,但購買需有一定數量。同樣的面對層層的原料考量最後成本還是過高。一般人士是不可能有能力付擔。(就我所知的絕對非血汗T通常來自南美國家的工廠)

在來說傲我們在台灣普遍的被泛爛的小時勞動力給洗腦,認為他所購買的東西就是純以小時計費,不願承擔勞動力的風險與安全的保障之下,同樣的問題退回到勞動者本身上,彈性勞工就是如此被消除資本家該負擔的勞工安全與穩定的人力成本等。這樣思考回來,賣Tshirt面對了幾個問題,他到底是不是一件工作?他的工作穩定度極低,還得面對成本與庫存問題與損毀問題。這些不存在資方的Collective要怎麼在沒有強力或存在一筆資本的前提下面對這樣的問題?請各位一起思考。

Tshirt的設計不在於販售給你一個道德家名號。也不意圖展現你的個人昧力。設計不單只是一個單一對向的解讀,他試圖尋找與這些使用設計者溝通,這可能指的是巴思克的快速鐵路、香港菜園村的鐵路、蘇花高等等… 圖的意圖我感覺是清楚的,而且也是充滿生命力、可被現實理解的。

多謝朋友的提醒,讓我有機會想到說到這些事。但我認為就在我們台灣老是要求妥協磨合的程度太過高,而導致社會的進步是很緩慢的,綠色革命感覺都只成了綠色風潮政治。所以這次我想要好好堅持一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